一個遲到40年的戶口本 一段相隔40年的分別之苦

手機瀏覽
2019年03月26日 21:20      來源:看度客戶端

家住南充市營山縣小橋鎮的文澤玉,今年已經54歲??墒?,直到最近她才終于擁有屬于自己的戶口本和身份證,告別了“黑戶”。為什么都54歲的年紀了,卻一直都沒有戶口本和身份證呢?在這背后,有她和家人一段相隔40年之久的分別之苦。

就是家住南充市營山縣小橋鎮的文澤玉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能在這一天拿到自己期盼了幾十年的戶口本,這樣的結果來之不易。那么,她為什么如此長的時間都沒有戶口呢?在沒有戶口的這些年里,她又是怎么生活的呢?現在又是怎樣成功辦理了戶口的呢?

他們在等列車上的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文澤玉。

從福州開往重慶的G1756列車抵達重慶西站,南充市營山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徐習輝和同事們提前來到了車站,他們在等列車上的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文澤玉。

因為文澤玉的丈夫有病在身,所以陪她一起的是他丈夫的親弟弟和堂弟。汽車抵達營山縣,對于文澤玉來說,這是她時隔40年再次踏上家鄉的土地。40年前,文澤玉在營山縣城被人拐騙,后來被輾轉帶到了福州市馬尾區老團村,與村里一個叫陳治英的男人結了婚。

文澤玉的小叔子陳治雄說,自己的親哥哥和嫂子婚后生了兩個女兒。因為夫妻倆都沒有文化,而且嫂子不善表達,智力有些問題,所以這么幾十年,嫂子的戶口問題一直都沒有得到解決。平日里銀行卡、社???、手機號都不能辦理,也不能乘飛機坐高鐵,甚至連他們二人的結婚證都沒有辦理。

要解決嫂子的戶口問題,就必須要找到嫂子的老家。于是,陳治雄開始了為嫂子找家的尋親之旅,他根據嫂子對老家地址和父母姓名的模糊記憶,在寶貝回家網站登記了信息進行求助。

寶貝回家的志愿者對資料進行了搜集和整理,指導了文澤玉去公安機關采血,收到消息后主動聯系了營山縣公安局。

南充市營山縣公安局刑偵大隊的民警首先對文澤玉父母的名字進行了資料查詢,但是沒有查到。隨后,民警根據網貼上的地址“小橋鎮齊廟村”進行實地走訪調查,很快,辦案民警找到疑似是文澤玉的姐姐文澤華,文澤華早年已從小橋鎮齊廟村嫁到了另外一個村子。文澤華證實,大概是在1978年前后,家里的小妹文澤玉失蹤了,之后便音信全無。

因為文澤玉的父母都已經去世,所以不能做DNA比對。隨后,警方經過大量的調查證實,文澤玉正是營山縣小橋鎮齊廟村人,文澤華正是文澤玉的親姐姐。

40年的分別,老家的記憶在文澤玉的腦海中已經模糊。

40年過去了,妹妹終于被找到了,文澤華決定要給妹妹舉辦一個隆重的認親儀式。為了讓文澤玉實現與家人團聚的愿望,營山縣公安局特地為她開具了身份信息證明快遞到福建,文澤玉這才順利買到了火車票,第一次乘坐火車,更是第一次回到了闊別40年的家鄉。

3月20日上午,營山縣公安局民警陪同已經到達營山的文澤玉來到戶籍所在地派出所補錄戶籍信息,被拐40年的文澤玉終于有了自己的戶口本。

文澤玉終于回家了,這一天她等了40年,家里的親人也盼望了40年,他們都想著這一天的到來。40年的分別,老家的記憶在文澤玉的腦海中已經模糊,在福建生活多年,她已經不會講四川話了。當她見到親人的那一刻,文澤玉哭了,哭得越來越傷心,淚水中是離家40年說不完道不盡的苦楚。

未能與父母相見,為她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離家40年后終團聚,文澤玉雖然找到了親人,但是她的父母卻早已不在,不能與父母相見,也為她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一場團聚宴后,家人們的心情都平復了下來,文澤玉對大家說,她要先回福建與丈夫領結婚證,因為這是她與丈夫這么多年來的一個遺憾,如今終于可以彌補了。對于以后的生活,文澤玉表示,有了戶口本和身份證的她,可以自由往來于福建和四川了,她還想讓兩邊的親人多走動,兩家人今后就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了。

編輯:王迎

來源:看度客戶端
相關熱詞搜索:南充    被拐    團圓        
0 條評論 手機發評論

評論

    四l肖期期中
      1. <td id="6ju3j"><ruby id="6ju3j"></ruby></td>
      2. 
        
              1. <td id="6ju3j"><ruby id="6ju3j"></ruby></td>
              2. 
                
                      1. <td id="6ju3j"><ruby id="6ju3j"></ruby></td>
                      2.